三观不正 反派控 强迫症晚期 偏执狂 精神洁癖 炒冷饭萌冷圈综合征【慎关
微博:http://weibo.com/SebM

【胖球全员/主美玉/阎王/刘孔/待定CP不等】姑妄笔谈

   第二章.阵
    


    “好多人点亮。”陈玘托腮盯着手机上的飘屏正在直播。“……别上来就谈爱,好好的……嗯?出门了在车上呢。”
    陈玘跟一群迷妹小粉丝嗑牙的功夫,马琳那边把行李归置好了就打热水泡上了家里带的普洱。
    “不用,别瞎接车。谢谢你们啊有个心意就够了,出来旅游呢也不一定去哪儿。” 陈玘谢绝了迷妹的好意。“和谁一块出门?还能和谁啊。”陈玘撇撇嘴“琳酱?琳酱泡茶呢。”说着把手机镜头转向了马琳,只见马琳手执盖碗食指轻抵盖纽,提指微斜茶水便慢慢的垂直流入茶杯,停停点点将盖碗里的茶汤分别点入两杯中,此时再观至杯中不多不少刚满七分。
    【卧槽!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很帅!】
    【很帅+10010】
    【苏+身份证号】
    陈玘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大家刷起的飘屏笑着拍了拍桌子把手机给马琳看“哎,马总她们让你直播全套泡茶呢,我都呆掉了。”
    “嗯?刚才不都紫播了吗?”马琳往后退了退“哎妈,这也刷的太快了。”
    【琳酱的大碴子口音233333】
    【球杀神和琳酱铜矿!】
    【求同框!】
    “琳酱害羞他不跟我同框。”陈玘对着手机一本正经的解释。
    “对,我平时性格可内向了。”马琳坐在对桌补充道。
    【骗鬼呢!】
    【说好的心机人设呢!】
    “行了行了,下次我换个电脑跟他同框,手机小放不开。”陈玘安抚大家道“对了, 这还有个叫泰戈儿的。”说着让马琳把趴在床上装消失的小猫抓了过来。
    【 好可爱!】
    【是琳酱买的吗?长得好像杀神!】
    【不说没注意一说还真像,特别是眼睛!】
    陈玘提起手里的泰戈儿又看了看马琳。马琳则不慌不忙的说道“心里有啥看啥买啥,这不挺正常的嘛?再说了这个像不像得见仁见智,你们这是看得少啊,我就觉得不像差远了。”
    【猝不及防吃了狗粮!】
    【这炫耀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嗯?】陈玘侧脸抽了口烟跟马琳比划了两句,镜头里只露出了下颌与久违脖颈,线条流畅又不失凌厉“马总叫我一起吃饭去。”回头的一瞬口中的烟随即吐出带出一条徐徐而散的烟线。
    【我的妈!太帅!】
    【已死,请烧纸!】
    “噗,吃饭去了啊。“陈玘手指蹭着嘴唇看着手机上的飘屏,“飞吻?算了算了,比个心好吗”说着左手拇指食指交错“可以嘛,恩…..挂了啊,有机会在直播,拜拜。”接着对着镜头挥了挥手指关上了直播软件。
    “怎么你还想那件事呢?”陈玘低头喝了口茶“从上车你就没怎么说话。”
    马琳挑起嘴角露出了虎牙“你不是紫播嘛。”说话的功夫又给陈玘续上了茶。
    “平时在家直播也没见你少了话。”陈玘叼着烟嘴里的话有点含糊。“马总你越活越回去了啊。原来那么没谱都没事,再说你哪次自测不都这样嘛。“陈玘走过去用手背甩了甩马琳的胳膊“走啦,饿死了。”说完先行一步出了门。
    留下马琳独自看着眼前的茶渣皱眉而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一壶水便冲散了。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去往江苏的G213列车将晚点12个小时发车……“
    换乘长途车的两人放好行李便坐上了车,也许是天气不好外加已是最后一班,上车的人不多,没等多久到点就开动了。
    行车一小时有余,只见前方的道上摆着暂停的摆牌子,司机停车迎着雨下车跟外面指挥的执勤协管说了几句又返回车上对大家解释说:“前面路封了,要等到4个小时开外才能通车,咱们是从这等着还是绕路?”在征得了大家的同意后边掉头绕路了。
    马琳坐在靠近过道的一边摸着正趴在他腿上的泰戈儿似有所思。陈玘拿手肘戳了戳马琳“你再糊撸它就该秃毛了!”被摸得翻着白眼泰戈儿也正无声控诉的瞧着他。陈玘摇摇头一伸手把泰戈儿从马琳腿上捞了过来"得,你把它放我这吧。”在接收到泰戈儿得救的眼神后陈玘不以为意道“这不还有三成嘛,再说也不是就光我一人啊。”陈玘一手抱着泰戈儿视线微垂一只手去勾马琳放在自己腿上的手,指尖有些凉掌心里却暖的窝心。
    马琳回握住陈玘的手闭上眼坐正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望着陈玘呲着虎牙调笑道“哎哟,不容易啊,金陵大侠也能说这话。”
    “差不多得了啊,嘚瑟。一会晕车我不管你啊。”陈玘抽回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刷起了微博。
    
    
    绕行的这条道有些偏僻,正逢雨夜路上静悄悄的只有雨打树叶的声音。车上的人有玩手机的有小声聊天的也有闭眼假寐的。马琳调整了一下坐姿,说到底他还是有点晕车的,翻了翻包看见了那瓶躺在包底的晕车药,正在吃与不吃间纠结的时候司机突得又把车停下了,这一停把大家都吓了一跳,车上顿时起了不满的声音。
    “外面的车好像坏了,有两人在马路上求救呢。”司机边解释边往下走看样子是打算帮忙。不一会司机就扶着一人上了车,那人似乎腿受伤了流了不少血。
    “谁有合适的东西先给包包。”司机把伤员安置到了后排的空座上。
    “我这带了药包。”说话的是坐在前排的一个小姑娘看样子是个学生。
    司机和小姑娘给那人包扎的时候众人也小声议论着,而这会受伤那人的两个同伴也搀扶着上来了。来的是一男一女,男背的包上不知从哪蹭上了些黄土,而被扶着的女人怀了孕,两人样子有些狼狈好在看上去没受什么伤,上了车便一言不发的往车后排走,只是那女人在路过马琳所在的位置时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马琳神色无异视线一交错便侧头转向陈玘,而陈玘仍旧刷着手机头也不抬许久才嗯了一声。
    安排好那三人司机再次开起了车,这段行车中的插曲不过一会便恢复如常。只是坐在前排的那个姑娘留在了后排方便照顾伤员。
    
    
    车继续前行,不知是不是因为到了午夜人少又开门进了些冷气车里温度有些低。方才脱了外套坐在车里的众人又纷纷穿了起来,紧了紧窗户跟司机提议把暖气开起来。
    这时一股寒气夹杂在空调吹出的暖风里刺了过来,陈玘放下手机侧头余光挑了眼坐在后排的三人便转回头眼神玩味冷哼一声。马琳歪头看了眼陈玘心里叹了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车内的暖风被两股气撕扯拉锯搅得飘飘忽忽,司机一脸疑惑的看了看车顶暖气出口转而瞧着眼前的空调控制板皱眉,心中感叹到底是辆老车了,于是便伸手向控制板打算用老办法修理一下,而那股寒气也在此刻被逼退了回去,啪的一声空调嘎吱嘎吱的响着重启了,车里又恢复了暖风。
    马琳不着痕迹拉着陈玘靠在自己身上,凑近低声在耳边问道“还剩多少?”陈玘歪歪头“一成不到……有谱了吗?”陈玘紧接着问。马琳点头“六七成吧。不过还需要……”说着抬眼望了望路况低头对趴在陈玘腿上的泰戈儿笑道“当了几天房客,实现你自我猫生价值的时候到了!”与此同时汽车行入了隧道,没了路灯的照明周围忽的暗下来,而那股寒气又刺了过来似乎比上次的更强劲更明目张胆。
    “啧,这就按耐不住了。”马琳摇头右手带着劲气往泰戈儿屁股上一拍,泰戈儿就不由自主的越出了座位落在了地上,而落地的一瞬那股寒气也紧跟着它而至。被逼无奈泰戈儿只好绕着椅子跑起来,边跑边腹谤马琳没猫权。而正在泰戈儿吸引敌火之际,马琳右手勾在陈玘肩颈处倾身迅速吻上了他的唇。陈玘明显对这手毫无准备,但本能的没有抗拒气息辗转渐渐主动起来。直至出了隧道两人才略带气喘的分开,泰戈儿也在这时迅速跳回陈玘腿上。
    “干嘛亲我!”陈玘侧着头压低声音问道,语气有点咬牙切齿。虽说这样也行但是分明有更多的方式!
    “这样比较快……而且我手一放就条件反射了……”
    
    
    那股寒气静静的停置在距两人四个座位的地方,不一会儿就慢慢的缩了回去。
    陈玘拿手戳了戳马琳“行啊马总,这就骗回去了?”
    马琳摇摇头“时间问题…..也就拖延个一盏茶的功夫。”
    “啊!!你的脸!!!”随着一声尖叫。众人皆转头往后排看去,原来是坐在后排的女学生,只见她站在过道正指着那名伤员往后退,再看那名伤员正歪歪扭扭的站着,眼眶凹陷半边脸皮却是早已腐烂多时的样子。
    “你有时候真可以不那么准的!”陈玘撇嘴。
    “走开!别过来!啊!”电光火石间女学生已先遭毒手倒在了地上,眼睛睁地大大的瞳孔放大没了神采。
    司机被这突发的变故惊慌了神错将刹车踩成了油门,巴车嗖的从路上飞驰起来。众人见此纷纷夺路而出,尖叫着让司机把门打开,司机连忙撤脚改踩刹车但怎么试也无法将车停下,只得紧抓方向盘勉强躲闪着路上的车辆。陈玘想要站起来却被早有所料的马琳按住,马琳冲着陈玘摇摇头,陈玘皱眉瞪着马琳刚想要问什么却被马琳摁倒。这时司机终是来不及躲闪货车撞出了护栏,冲进了路边的护林里。这一路损毁不少树植,直至撞断一棵树才停了下来。
    “是谁让你这么干的!你,你……”陈玘气急败坏的推开马琳。马琳扶住被撞得有些眩晕的头“我这不是怕你断了嘛。”
    “你才会断!你全家才…..”陈玘好在还没被完全气昏头及时止住了话头又继续说道“等回去就把户口分开!就那么一回你可算抓住不放了是吧!你怎么不说你还差点娶了……找死!”说着一记挑打便将马琳身后那人自胸口至颈间一分为二,一道黑血凌霄而上直至溅了一车顶,霎时杀气肆意。原来在两人说话的功夫,最先露出异状的那人率先发现了已经清醒的二人,企图趁其不备袭击马琳,结果被陈玘一击击杀。
    “咳,省着点用啊……”马琳伸出食指摸摸鼻子悠悠的提醒了一句已经冲出去的陈玘。
    兴许是气还没消陈玘先行正手冲下旋携着杀气以风卷残云之势朝那一男一女袭来,路过之境车窗相继而碎纷纷卷入了劲气中。
    就在这股劲气卷至身前时那女人突地推了他身旁的男人继而侧身而出以彼之身抵挡。那男人竟毫无所动顺从的推至身前被劲气一击而碎。
    “替身。”站至后方观战的马琳轻念了一句。与此同时陈玘已是早有反应,反手快带挡住了突然出现在身后攻击。
    “册那,都一个德行的!”陈玘嗤笑跨步迎前碎步调转挡住不知何时冲至身前的女人,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越战越凶。
    泰戈儿来回渡着步子见无机可乘便坐在马琳脚边摇了摇尾巴,歪头看着马琳问道“不用帮忙?”马琳一言不发盯着眼前的战局,只见那一男一女的配合颇为默契试探的打着消耗,陈玘动作似乎不复方才流畅,几次失误便渐战渐退直至退入车体中部。“冲!”马琳话音一落,方才泰戈儿被追击时依次跑过之地应声而封。七门独留男人脚下死门,随即万只骨手凭空而出将那人拉进了虚无。突如其来的变故破了他们的配合,独留的那人已是孤掌难鸣几番缠斗便显出颓势,终被陈玘逼入阵牢。
    “啊啊啊啊!放开我!!!”女人嘶叫着挣扎反而被阵中的劲气越缚越紧。
    马琳走上前揽住陈玘的腰说笑道 “厉害厉害!只有三成也能打出十成的气势,不愧是金陵大侠!”
    “少来!”陈玘嫌弃的一手甩在马琳胳膊上努努嘴示意正捆的只剩一只眼睛暴露在外的女人道“怎么处理?”
    马琳挥挥手除去了女人嘴上的束缚问道“ 为什么跑上来?”
    女人冷笑道 “ 哼,主人将至!你们没有什么活路了!”
    “哦?我怎么听说现在都在争那个位子,已是混论不堪了呢?”
    “你!”
    马琳摆摆手便封上了女人的嘴,单手结阵那人便被劲气绞杀而死。
    陈玘挑挑眉看着马琳。
    马琳摇头“我诈她的。”
    “然后呢?”
    “她果然什么都不知道。”说完拉着陈玘坐回之前他们所在的位置。“等到了江苏再说吧。”
    陈玘点点头打了个哈欠靠在马琳肩上“困了睡觉。”马琳把包里的外套拿出来盖在陈玘身上,招呼泰戈儿跳到自己膝盖上顺势向下作了个手势。
    “要在这过夜?”泰戈儿跳到马琳膝盖上,自己倒无所谓风餐露宿惯了,有些搞不懂这两人为什么还要住在这里。马琳笑了笑趁机撸一把毛“还没到站呢就忍不住下车啦?”恍惚间泰戈儿只觉周遭变得不真切,再凝神只听到前面的座位上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哎哟,你养的小猫啊!真可爱啊!”坐在马琳前面的是个30来岁的女人看着马琳腿上的泰戈儿说道。
    “对啊,就是有点皮,到处窜。”马琳放低音量说道指了指靠在他肩上的陈玘。
    “哦哦!几个月了?小猫都这样皮!活泼嘛!”前面这个大姐点点头也放低了声音。“那是你弟弟嘛?感情真好啊!”
    “哈哈,一家人嘛!”
    这时靠在马琳肩上的陈玘在无人看见的角度里翘起了嘴角。
    
                                                                 第二章.阵.完

作者有话说:感觉第二章就开车也太快了点吧......虽然这里面倒是坐了不少车【滚!】预告!第三章阎王出场!【更新缓慢.....终于考完试了感觉要死了_(:з」∠)_】

评论(12)
热度(17)
© TABURI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