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反派控 强迫症晚期 偏执狂 精神洁癖 炒冷饭萌冷圈综合征【慎关
微博:http://weibo.com/SebM

【胖球全员/主美玉/阎王/刘孔/待定CP不等】姑妄笔谈

这大概是一篇神神叨叨故事, 
     
    一直想要挑战一下这样的题材苦于没有合适的人物来写, 
     
    现在萌上了胖胖球于是就愉快产出了! 
     
    胖胖球全员!主线#美玉#,#阎王#刘孔#各自开花,其余未定想看的可以提【flag】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故事属于我。如有不符的梗/设定欢迎提出!尽量改~ 
     
    以下放文: 
     
     
    约是未时,茶楼里人还不多,竟是些喝茶消食的闲散人,这楼上楼下几个一桌的、也有独行一人的,上一壶茶几盘点心瓜子儿,茶气微醺说不出的惬意。 
    这会儿打戏台后帘搭出一只手来,挑起这门帘晃晃悠悠地迈着步子上台来,空扫了扫桌子,摆好了醒木折扇搭好手绢,清了清口慢慢悠悠的念到: 
    【森间沪滩片汪洋, 
     
    阵玘琳孖煞广江。 
     
    爻长东林白羽皓, 
     
    邱明贻劫定……】 
    “啪”醒木一敲语气慢转【酆乡】 
     
   

   第一章. 猫 
     


    “这次真是多谢大师了!大师千里迢迢到此,还没喝上口热茶就忙前忙后只为救鄙人一命,恩同再造!来~哥几个跟我一起敬大师一杯!”说话的是个戴眼镜的中年人,说话倒有几分故作学究但周身的气质却难掩违和。 同桌的几人听后一时共同举杯附和着。 
    马琳扫了一眼众人的杯子,“言重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说罢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不必太过感谢我。倒是贾老板的皮草生意说到底是残害生灵的买卖,还是尽早转型为好。” 
    贾老板连忙点头“是是是,现在这个时代,这生意也不是很好做,如果不是我亡妻家里的祖传买卖,我也不会坚持到现在。”说到这里贾老板面上好似有些愧疚既而转瞬即逝又堆满了笑”先不说那些了,我这几个兄弟听说大师的能耐,特别是在这个测算上,也想请大师给算上一算。” 
    马琳挑眉一脸为难“呃,这………按门里的规矩…..” 
    贾老板立马站起来给马琳续了一杯酒,接着端起自己的杯子“大师,不求细算就给测个运程。”同桌的人也一并起来向马琳举杯“是啊,麻烦大师了。” 
    马琳伸手一挥示意众人坐下“好吧,那就请几位写个字吧。” 
    众人听罢连忙招呼服务生借纸借笔。趁众人忙碌之际马琳慢悠悠地端起酒杯,借着喝酒的功夫仔细观察同桌几人的样貌穿着和习惯,心里大概有了个数。这时,对桌的那位先行写完便迫不及待的站起来双手递给马琳。接纸的时候马琳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对方的手,左手无名指指根部分有些不自然的细。“劳烦大师了。”那人缩回微抖的手撑在桌上期待的看着马琳。 
    马琳看了一眼纸上的字,便抬起头问道  “你是想问哪方面?”嘴上说着视线不着声色的落在那人放在左手侧的手机上,那手机已经用的有些旧侧面还些许划痕,也不知被什么磕碰了凹陷下去了一角。 
    “不瞒大师我最近接了个大活,想问这次是否顺利。”细看那人脸色有些许青黄,正对着空调坐着也不停出汗。 
    马琳拿出笔在字上圈了两笔“顺利与否要看你有没有胆子了,毕竟机遇已到且看把握,倒是应酬归应酬更要注意真心待你的人。”说完把纸递回去。 
    那人接过纸告了句多谢大师便继续盯着那张纸发呆。 
    ”好,谁是下一个?“马琳笑道。 
     
    “贾老板不必再送了。“马琳对贾老板摆摆手。 
    “大师真不打算再住一晚?我酒店都订好了。“贾老板再次挽留。 
    “不了,家里还有事,逗留一天已是极限,贾老板好意我心领了。” 
    “那就请收下这个,不多就图个意思。”说着贾老板在包里掏出一个纸包,厚厚的一沓现金。 
    马琳面色严肃看也不看那个纸包,提起手里的笼子说道“酬劳的话贾老板之前就给过了,如果说礼金的话这已足够,如有心的话就把这些给更需要的人吧。此外我再给贾老板提个醒。” 
    “好,您说。” 
    “真心意浮云眼,且看当前。”说完就坐上停靠在旁的出租车离开了。 
     
    “兄弟这么晚还奔车站啊。”车已经进入老城区,周围住的都是还舍不得搬走的老人,这个点大多都睡了,街上空空荡荡的。 
    “是啊,赶车回家。”马琳回的漫不经心,眼睛盯着窗外的老建筑。 
    司机抬眼看了看后视镜调笑道“是家里有人等吧?” 
    马琳仍旧不改视线只是嘴角略弯,语气也带上了笑意“算是吧。对了,就在这停下。” 
    司机有些疑惑“这儿?离着车站还有段路呢。” 
    “时间尚早,好不容易来了顺道看看再离开。”说着马琳掏出钱拎着笼子下车“不用找了。”随后往城区走去。 
    “这个点,有啥好看头?”司机自言自语几句开车离开了。 
    马琳信步往城区深处走去,行至一栋老房子前,向左右望了望,见四下无人便将手里的笼子打开放在了地上。随即从笼子里钻出一只黑白条纹的小猫。小猫出了笼子就原地坐下舔舔手抹抹脸整理起自己的毛。 
    马琳冲着小猫挥挥手“走吧。” 
    小猫停下整毛大业歪歪头看着马琳。 
    人猫对视良久后,小猫又继续起整毛大业。 
    马琳无奈的笑道“那我可走了,一会就赶不上车了。”说完转身迈起步子。 
    “你们人类真奇怪,阻止我又救了我,抓了我又放了我。”声音有些软但一点也不奶声奶气,如果要找一个词形容那大概是挺萌的。 
    闻声马琳停步一转双手抱胸看着小猫“这也是人与猫之间的区别,别想了你不懂的。” 
    “你这人怎么这么爱把天聊死?”小猫有些生气站起来绕着马琳走了一圈。 
    “哈哈,实话实说,实话实说。”马琳低头看了眼手表“哎妈,我得走了要发车了。” 
    小猫见马琳转身往外走急道“你不怕我再回去报仇?” 
    马琳脚步不停只是摆了摆手便越走越远了。 
    小猫在原地坐了一会起来准备离开,这才发现马琳把它带到哪里来了…… 
     
     
     
     
    大概是20年前吧,那时候还没有新城区,这里是最繁华的城区堪称寸土寸金,要是谁家在这有户房那可真是大款了!它的家原来也在这里…… 
     
    “小玄,我要结婚了!”少女明艳的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他是我爸手下的人,人很老实对我也不错。爸爸年纪大了,也希望找个不错的接班人而这次生意我爸对他也很满意。”少女说起那人隐隐带着骄傲。“他人虽然闷了点吧,但有时也挺可爱的。以后跟他在一起也不错呢……”少女点点嘴唇期待着以后的生活。“哎呀,我跟你说这个干嘛,说了你也不懂……” 
    【啰啰嗦嗦,不懂的也成天被你念懂了。】小猫悠闲的整理着自己的毛听着少女继续说。 
    “啊,说起来我还有些舍不得这里呢……”少女的语气有些落寞“听说以后要搬到新城区去……爸爸妈妈应该会和我们一起走吧……还有你小玄!我们会在一起一直不分开的!”少女紧张的抱起小猫放在腿上抚摸。 
    【搞不懂结婚和分开有什么关系!傻子,分开谁来照顾你的智商,再说了我四只脚可比你坐在轮子车上的跑的快多了!】小猫一脸嫌弃的接受着少女的揉搓。 
     
    新城区建的很快,也就是刚结婚没多久吧。少女和小猫就从老城区搬走了,少女的父亲和母亲以年迈和不想打扰新婚夫妇的生活为由没有一起离开。新城区的生活节奏很快,周围住的也多是些带着有色眼镜的“上层阶级”,没了老城区的淳朴,经常独自在家的少女过得很不开心。 
     
    “啊,爸爸?哈哈,我挺好的。阿生对我也很好!嗯,等阿生忙完今年过节就会回去……嗯,不用!妈妈身体不好你俩就别过来了!啊……对,阿生压力挺大的…嗯,好!好!再见,爸爸。”少女挂掉电话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转为不知所措。 
    “喵。”小猫跳上少女的腿踩来踩去最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下。接受这少女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你说我是不是挺没用的啊……什么忙也帮不上……”少女越说越难过“还有……那件事我还没敢跟爸爸说……爸爸一定会生气的……等过节吧……过节以后再说吧……” 
    小猫坐起来一只爪子扶上少女微微隆起的腹部“喵。”少女似乎缓过神来微笑道“对,我还有他。谢谢你,小玄。” 
     
    那年的春节特别冷,少女的父母车祸去世了,似乎也带走了少女所有的生气。 
     
    少女坐在屋里透过阳台看着窗外,一言不发。小猫向往常一样跳上少女的膝盖等着少女的抚摸但是久久没有回应,小猫主动蹭着少女的手慢慢的暖着,渐渐少女才有了点反应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听话!没阻止阿生!还会来的……下一个会是谁?阿生还是我没出世的孩子?”少女的手劲越来越大弄疼了小猫但是它却一声没吭,小猫越来越看不懂少女了,它很想安慰她却无法说出口“或者万一是你呢?小玄?我不能让它们这么做!一人做事一人当让它们来找我吧!不过我需要点时间……对……我需要点时间……” 
     
    后面的日子少女似乎坚强了起来,身体也好了很多。小猫却觉得事情越来越麻烦了,终于三月的一天夜里少女生了。一切都很突然,孩子不足月很小,跟小猫小时候一样,生产完的少女身体迅速的垮了下来,几乎一直住在医院里。小猫很着急,于是这天晚上想用自己的办法救她。 
     
    “抓到你了小玄!”少女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显得俏皮可爱。“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露出马脚呢!”少女得意的说。 
    “你怎么会知道!”小猫惊讶道。 
    “早就知道了,不过是我爸爸说的。”少女吐了吐舌头 
    “那你……” 
    “我不想你为我这样做!我不知道那会让你付出什么代价……但我绝不允许!”少女很坚决。 
    “但是你要死了!我们不是要一直在一起?”小猫有些难过。 
    “早晚有这么一天的,时间早晚罢了……其实很早之前便是偷来的日子了……”少女伸出手抚摸着小猫。“我们家一直做着皮毛的生意,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家里人都早逝人丁稀少,后来到了我爸这辈严重到膝下无人,有年出海做生意遇上了高人才知道是得罪了大仙……后来寻了解决之法立契签约……这才有了我……但是我却把它搞砸了……害死了爸妈……所以我又求了一次……这便是代价……这样也好……不是你们就好……”少女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落在枕头上“我求你一件事小玄。”少女再次睁开眼闪着光。 
    “我答应你!” 
    “真的?” 
    “当然。” 
     
     
     
     
    再后来……少女那个拼命保护的人对他们的孩子并不好。我便出手教训了那人但却适得其反,那人像躲瘟疫一样躲着,更是把孩子送去了老家。好在老家的奶奶对他很好…就这样又相安无事了一段日子直到那人又喜欢上了别人!坐享其成这一切却把她忘了!真是不能原谅!!于是我便搅黄了他的一切!或许是有了经验他找来了一个姓马的怪人……一眼便看穿了我……抓了我……却又放了我…… 
     
    “世上是不是有很多像你一样奇怪的人?”小猫侧着头问少女。 
    “或许吧!不过我能感觉的到他是个不错的人呢!”少女坐在老城区的石台上把小猫抱在怀里。 
    “或许吧……” 
    少女把小猫抱到地面“你该走了,小玄。” 
    “我会再来看你!” 
    “不,我也该走了,囚了太久……足够了……” 
    “是我自愿的!” 
    “我知道……” 
    “我会走的” 
    “嗯” 
    “别说那个词了……这样我们就还能……” 
    “好!”少女微笑着点头。 
    “那我走了……”小猫一步步跳上了墙,踩着瓦片再回头看,那里却什么也没有了…… 
     
    马琳还是如愿赶上了末班车,摊在座位上半杯水下去这才活了过来。想当年也是随随便便一万米的人,而如今…马琳低头看着肚子上明显的肉,深感减肥的重要性。 
    “再看下去肉也不会少的。”小猫蹲桌子上一脸鄙夷。 
    马琳不动声色的往后缩了缩肚子,“主要是椅子小挤得。”说完便自顾自的拿出手机刷起了微博“噔噔噔”的提示音哗哗响估计已经有很久没翻了。 
    小猫起身在桌上来回渡了几圈,又伸了个懒腰见马琳还在对着手机毫不错神,顿觉气闷“你就不好奇嘛?” 
    “啊?”马琳被问的茫然顿了顿道“哦,你确实跑的挺快的。这四条腿就是比两条腿有优势。”接着话音一转语气严肃“不过啊,你这属于逃票啊,说到底也得影响修行。” 
    “你还能不能聊天了!真想知道是谁那么勇士能受得了你。” 
    “别急,还有仨小时你就能见着了。”马琳继续眼也不抬的看着手机。 
    小猫被气得不轻,对着马琳的水杯梳起了毛。 
    “哎妈!”马琳连忙把杯子拿走但为时已晚,看着水里飘着的几根猫毛无奈道“回家就给你整个秃毛。” 
    “跟你一样吗?” 
    “……我说大花你这就属于人身攻击了啊。” 
     
    马琳刚进家门的时候差点没被屋里的烟熏一跟头。屋里的窗帘半拉着,昏昏黄黄的不怎么见光,烟雾缭绕下茶几一头的外卖盒被颇具艺术的堆成了一条直线,而烟雾的中心,稳坐屋内最大光源面前的陈玘正盯着电脑屏幕眼都不眨一下,键盘鼠标啪啪直响。 
    “玘子,你这是要上天啊!”马琳过去把窗帘一拉,被阻挡已久的阳光便唰的照进了屋里,屏幕霎时被闪的反光,而正在团战关键时刻,自从出道便鲜尝一败的杀神,跪了!紧接着团,也跪了。 
    “你,你才要上天!”陈玘气的把键盘一推盯着马琳冷哼继续道“我要能上天了也得让你给我坠下来!” 
    “…….小结巴,我承认在上升的趋势中可能给你拖点后腿儿,但好在咱在下降过程中有很好的缓冲作用啊。”马琳一本正经的讲着自己的“优势”。 
    “你最能扯了,我,我不跟你说了。”陈玘背对着马琳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大概是给一起玩游戏的人解释刚才的突发事故。 
    如果说刚才在路上还能有些许好奇的话,现实却结结实实的在小猫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也许是这个白眼翻的太明显了,马琳下一秒便转向了自己。 
    “玘子,这是咱家的新成员,大花。”马琳指了指正蹲在地上的小猫介绍说“它是我这次出门的主要原因,目前无家可归在咱家借住。” 
    “谁是大花!我是有名字的!”小猫曾就名字的问题与马琳在车上争论不休,但都以失败告终,于是便越挫越勇。 
    陈玘左右打量了一下小猫,又嫌弃的看着马琳说道“你能不能别每次起名都那么土?我看它长得虎头虎脑的就叫泰戈儿吧,中西结合挺好的。” 
    “我这不是接地气好养嘛。”马琳露出虎牙笑着挠了挠头 “嗯,也好,你叫的顺就行。” 
    “喂!当事人还在你俩就这样决定了好吗?!“眼看要被定下名字的小猫继续挣扎。虽说这个名字比大花好听多了,但是,呸,什么中西结合我又不是感冒药! 
    “饿了。”陈玘看着马琳噘嘴。 
    “成,我做饭去。”马琳随手收拾了下外卖盒就奔到厨房开火去了。 
    “喂!马琳,我还没同意呢!还有没有猫权!喂!马秃……”小猫的话还没说完,一股突如其来的凉意便涌上了胸口,勉强转头见陈玘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与他对上眼的一刻兽类本能的便想逃,但不知为何却一动也不能动,只感觉心脏慢慢的收紧,耳边似乎能听见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 
    “玘子,前几天买的鸡蛋呢?”马琳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你还说呢!你要出远门就买了那么几个鸡蛋早让我炒了!连个小葱都没有!”陈玘站起来边说边走的去了厨房。 
    感到压力瞬减的小猫连忙舒了口气,手软脚软的趴在原地。 
    “逗猫呢?” 
    “嗯?  嗯。” 
     
    晚饭过后,马琳陈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节目。而泰戈儿正窝在他俩脚边感受老夫老妻的氛围。这会儿他俩看得是体育节目,上面正直播着乒乓球双打,两对选手你来我往正对拉的激烈。突然听到哗啦一声巨响,泰戈儿率先跳上了马琳的膝盖往声源那看去,原来是一只肥硕的鸟儿不知为何撞碎了窗户飞了进来。 
    “哎哟,王皓养的肥鸡!”陈玘连忙站起来想要去抓,结果“肥鸡”却意外的“身手敏捷”,除了慌忙间扑棱掉了几根毛还是安全的降落到了马琳的头上。 
    “哎妈!头发!”马琳急急忙忙稳住了头上的鸟儿。”停下玘子别闹了。“ 
    “作弊!每次就知道落在你头上!”陈玘一脸的不耻腹谤不愧是什么人养什么鸟。 
    “原来在门里是你跟小三儿祸害我的头发,现在离得远了就改成你跟小三的隼了。”马琳欲哭无泪的说到“你跟皓子到底打得什么赌?说出来我给你参谋参谋不好嘛?” 
    “这可不行!我堂堂金陵大侠才不会作弊!”陈玘一边不屑的看着那只坐窝在马琳头上的“肥鸡”一边寻找时机想要一举抓住。 
    “…….算了,这个以后再说,先看看皓子送来的消息吧。”说着马琳抽出了系在鸟儿身上的信笺,看罢递给了陈玘。 
    “怎么说?”陈玘接过信笺扫了一眼微微皱眉“什么意思?” 
    马琳叹了口气,“还能什么意思,收拾收拾出门旅游呗。” 
     
                                                                    第一章.猫.完 
     
   作者有话说:题目还得靠自己想啊_(:з」∠)_
 

评论(8)
热度(25)
  1. 无相TABURISS 转载了此文字
© TABURI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