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反派控 强迫症晚期 偏执狂 精神洁癖 炒冷饭萌冷圈综合征【慎关
微博:http://weibo.com/SebM

【TF In the CutAU同人】Nevermore

Chapter 1

 

April isthe cruellest month, breeding

Lilacsout of the dead land, mixing

Memoryand desire, stirring

Dullroots with spring rain

                               《The Waste Land》

雨中清冷而潮湿的空气弥漫到桌上的日记泛出些许的油墨味.....

【我第一次见到Frannie是在一家酒吧里,那时候的我因为接演了一部肥皂剧的医生角色而有些闲钱,并且对于今后的人生规划也有了新的想法。就在那时候我遇见了邻桌的Frannie。她是大学的语言老师,不得不说她的想法和谈吐给我了一些从来没有的新感觉...我想我是迷上她了.....】

john写下这段的时候窗外雨势渐小已经表现出停止的预兆。

他放下笔,无意识的盯着面前的文字发起了楞。john以为不是那种善于表达自己的那类人。但是真正决定下笔后,所用的时间竟然短的令人难以置信。或许正如他的心理治疗师说的那样,那些东西已经积压郁结了太久。

john把那张纸放进抽屉里,喝干了杯子里剩余的Whisky,然后决定上床睡一会儿,至少一会儿,一直依偎在脚边的冠毛犬继续粘着它的主人蜷缩在床边。

 

【SO,Mr.Graham你认为这次的写作对你有怎样的改变?】年轻的治疗师穿着合贴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的领口随意的敞开,眼里带着亲切的笑意。

【事实上,我认为那并不是什么写作....】john带着一顶红色的棒球帽,帽檐造成的阴影遮住了表情。

【随便你叫他什么】

【好吧。】john有些不自在地在椅子里换了个姿势【我的睡眠.....似乎好了一点。】

【那你今天有继续跟踪她么?】

【.......】john有些不耐的左顾右盼没有回答治疗师的问题,一直平放在膝盖上的手滑到大腿外侧揪起一小块布料无意识的摩擦。

【唔......至少我们知道回忆还算是积极的...】他的治疗师深思熟虑地向后靠在椅子里【或者你们可以试着见一面....有些凭空想象会让事情发展的更糟。】

帽檐的阴影下john鼓起嘴巴吐出一口气微微的点了点头,站起来与他的治疗师道别。

【我很感谢你能信任我~不像上次那样充满敌意....觉得我会把这些告诉警察....】治疗师把日记交还给john眉间的笑意越发温柔【而这将会是个很好的开始....】

 

送走了今天最后的病人,Joe活动了一下久坐到几乎僵直的身体,给自己倒了杯Whisky整理起这一天的谈话记录。不得不说笔记上的字体非好看在谈话的过程中随手记下还能保持着实不易。

放在书桌的电话突然传来震动声,Joe放下手里的笔记接起电话。

【hello~ Dr.Carroll】电话里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

【hello~ Giovanni我还以为你忘记了我们的预约~】Joe转动椅子好心情的调侃对方。

【抱歉~局里最近有个谋杀案跟进....该死的我该早点打电话的】电话对面的男人似乎没意识到这只是一句玩笑,语气带有歉意的自责。

【oh!这没关系!谋杀案?很严重么?】Joe迅速的转移了话题,不在招惹那个较真的家伙。

【是的.....从部分上看受害者是个女人....】断续的声音和吐气声似乎都能隔着电话闻到浓郁的尼古丁气味。

【woo!那可真可怕~所以....你今天想要和我谈谈这个?】

【...不是....】电话那端似乎进入了一个奇异空间安静的可怕。时间久到Joe以为对方挂断了电话【.... Ritchie......他还在做那样的事情.....】

【你能确定么?】

【........】电话那端又陷入了沉默。

【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下,一切都是你的自责在作祟Giovanni~】Joe叹了口气继而又转为玩笑的语气【或许.....你该试试我说的去谈个恋爱吧~】

 

The stillwaters of the water under a frond of stars, 

The stillwaters of your mouth under a thicket of kisses

 

傍晚太阳丝毫不吝啬着最后的能量烧起大片的绯色,列车也进入最后的封闭式旅行....

Avery完成了在纽约大学的工作,拖着厚皮拉杆箱走在曼哈顿的大街上。周围都是些再熟悉不过的景物,充满了一成不变......

Avery回到所在的公寓,狭窄凌乱的楼梯口坐着一位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

【你好~】陌生人看到Avery率先开口一副熟络的语气。

【我认识你么?】Avery有些不确定的问。

陌生人举起攥在手里的警员证【Detective Malloy】比起刚才这句显得沉稳许多,但居高临下的位置和表情却带着点不可一世【你是Frannie Avery?】

【uh-huh~】

【我在对这栋楼进行调查,我要和你谈谈】Malloy整理了一下裤脚,站起来侧过身让出大半部分空间。

也许是出于对方“审问”态度的不满Avery仰起头【我怎知道你是真警察?】

 

回到公寓的Avery尝试拨通当地警署的电话,得到的回复的却是冰凉的电子音。

放下电话走到门边,Avery对着门链之间的阴影说【还是占线,你过会再来吧~】

【我等着,谢谢】透过门缝看去,靠在楼梯扶手男人显得十分坚定。

Avery最终还是打开了门,无奈的看着走进来的警探。

【可以抽烟么?】不知什么时候Malloy已经点起了香烟,燃到一半的香烟有些可怜的夹在手指。

【在我公寓里不行】

【那就给我个东西熄灭它】

 

正式进入的公寓的Malloy习惯性的环视四周,对着身后的Avery说【MissAvery,15号在你家附近发生了起凶杀案….】Malloy转过身掏出随身的记录本,翻了几页确定案发的具体时间【…也就是上个礼拜六....12点到凌晨2点之间】Malloy询问的同时不时看着Avery的表现【在你的窗外,发现了一具女性的尸体.....确切的说,是部分尸体....】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引起了两人的注意,因为设置了答录机内容很快就转为语言信箱。

【Frannie,我是john Graham。你是一个人吗?】磁性的男声。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声音的主人语气有些焦虑。【我看你不是一个人,为什么对我撒谎?我们上过两次床,这对你一点意义也没有么?我淋浴的时候数过,安静!】电话的那端透着难以压抑的愤怒,声音的主人开始变得自说自话起来。【拜托,接电话.....接啊....接啊,接啊...接啊,拜托接电话....】

一直抱胸靠在窗台的Avery终于不耐的按掉了电话录音。

瞬间安静下来的局面透着说不出的尴尬,Malloy环视了下周围希望能将话题调回正途,目光停留在书桌旁贴着便条类似于留言板的墙面【你是作家?】

【uh-huh~】Avery站在窗户旁边没好气的回答。

【所以....写作是职业还是兴趣?】Malloy继续转换着话题。

【热情】语气带着不难察觉的傲气。

Malloy捡起因自己的触碰而失去粘性的便条【I want to do with you what springdoes with the cherry 】Malloy有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歉意的把便条递给Avery【呃....你最近有听到或见到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么?】

Avery皱着眉接过便条,接取的瞬间Avery注意到Malloy西装长袖掩盖下手腕处的黑桃3纹身,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我没见过也没听过任何不正常的事情】然后绕过Malloy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补了一句【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正低着头记下询问过程的Malloy随口回答道【嗯....就是喉咙被割开了后来又被分尸....】Malloy扁扁嘴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卡片推到Avery面前【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记起什么就给我打电话....还有晚上尽量减少单独外出...】然后走到门前,手搭在在门把又上有了迟疑【我一直很想问.....我以前见过你么?】

 

What arethe roots that clutch, what branches grow
Out of this stony rubbish?

 

凌晨,急诊室的大门被担架车撞开发出巨大的声响。骤然的光线和迅速后移的绵长过道,让周围的一切趋于蒙太奇。

【sir!sir!你听见我说话么!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穿着绿色工装的年轻护理跟随着担架车的移动速度,努力维持着病人的意识。

【我不知道......】躺在担架车上的病人满脸都是血污,虚弱干涩的声音勉强的挤出几个字。

【sir!sir!那你还记得都发生了什么吗?】

【我不知道....你告诉我吧…哈哈...】刚才还处于虚弱状态的病人突然变得狂躁起来发出近似癫狂的笑声。

 

医院中心的休息区,悬挂在墙壁的液晶电视孤单的播着早间新闻。

【嘿~john就知道你在这~】说话的是位身材高大的青年,收口的绿色制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滑稽。

John窝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看到青年坐下不着痕迹的挪开些距离。

【今天来的那个小混混据说是抢了什么人的东西被人打成这样啧啧....而且就在他送来的时候还有好多人堵在医院门口,直到警察来了才清场.....】青年一坐下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刚才的见闻。

【.......】john仍旧一言不发,交握在一起的手有规律的摩擦。

【john~今天那事根本就不是你的错~甚至连错误都算不上】青年耐不住对方的沉默继续开口【止血,清理包括和病人谈话......嘿~你去哪?】看到john站起来离开青年连忙问到。

【8:15,我下班了。】

 

Noemotion, any more than a wave, 

Can longretain its own individual form.

 

【Miss !Miss !Miss!打扰了~】看到Avery,Malloy叼着烟上前叫住她【能再谈谈么?】说着拍了拍有些变形的车门把手用力拉开。

【是要我进去吗?】

【你想在街上谈?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Malloy环视四周继续说【凶案就发生在街上...你懂我什么意思么?】看出对方犹豫Malloy伸手去拿Avery的皮箱。

Avery拽着皮箱向后退了一步【我自己来。】

Avery坐上车,一名穿着西装的男人从一旁走来手里还拿着咖啡。

【hi~】男人有些兴奋的向Avery打招呼,一步跨进车里露出别在腰间的黄色水枪。

【这是我的搭档,Detective Rodriguez】Malloy接过男人手里的咖啡简单的做着介绍。

 

【我们找你…..是因为那个酒保Lusaka…就是red turtle酒吧的….听他说那天晚上你在场…】Rodriguez开着车断断续续的问道。

【他的记性很好啊】

【我们有你信用卡的收据。】Malloy从档案袋里拿出收据向Avery展示。

【我和一个学生去了red turtle】

【学生?然后呢?】Malloy拿出记录本做着记录。

【Cornelius Webb…..那是很早的事情,大约是下午3:30….然后没过多久,我就回家了】Avery继续回答,唯独隐去了单独去找厕所的事情。

【你们一直在前厅?】

【是】Avery坦然回答。

【你确定么?】一直在开车的Rodriguez从后视镜里看着Avery问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Avery不太喜欢这个举止轻佻的警探语气也变得有些刻薄。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高加索女孩?大约20岁,不是很高,长得很漂亮,你说呢?】接过话题Malloy却把头转向Rodriguez和他的搭档讨论起那个女孩是否漂亮的问题。

【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面对两位警探不知所云的讨论Avery有些不悦。

Malloy扭过身几乎是面对面【听着,Miss Avery….死者当晚去过red turtle,既然你也在场…..】继而话头一转【也许你会不介意看几张照片….有时候你看过但不一定记得….】

【深呼吸~这可能有点吓人…】Rodriguez顺势插话进来。

照片上的女人或许应该说是说她的头部。

深色的长发贴在脸上似乎能感受到那种潮湿的黏腻感……

【见过么?】

【没有~】Avery摘下眼镜把照片递还给Malloy极力摆脱照片给她带来的不适。

 

下车的时候Malloy主动帮Avery开门。

【嘿~真搞不懂你~】Malloy抄着口袋倒着步子跟着Avery。

【什么意思?我是嫌疑人么?】Avery停下步子仰起头看着对方。

【我是在想….我们能否去喝杯啤酒之类的,我有个表亲在谢里丹广场的酒吧工作…..那里有许多作家…】Malloy喋喋不休的说着。

【现在?】

【不是,现在是工作时间,二个小时之后。】

【在哪等?】

【就在这~】

Rodriguez在车里等得有些不耐烦掏出水枪向Malloy开火【你他妈干什么!】Malloy愤怒的向Rodriguez大吼,有些尴尬的看了眼Avery拉开车门一脚跨进车里,车子随即开动但仍能听见Malloy的怒火。

 

Pauline住在一家酒吧的二楼。Avery来的时候还不到营业的时间,昏黄的光线下只有零星的烟火分散在角落。

Avery走到二楼轻车熟路的在门口的花盆下找到钥匙,这个时间Pauline应该还在睡觉….

推开门狭小的房间几乎一览无余,床上蜷缩着的身躯微微擅抖。

Avery坐到床边,轻抚床上的人【怎么回事?】

【真丢人。】感受到熟悉的气息Pauline舒展开身体呆呆盯着床头说道。

【是那个医生么?】因为上次的失恋Pauline去看心理医生听说那个人非常好。

Pauline点了点头靠进Avery的怀里抽泣【他的秘书打电话给我….推荐了另一名医生….我一直在抑制自己….你知道的我一直很狂热….我一想到他,就觉得很困惑….我一直觉得热情也是个优点….我是说…我想….】Pauline变得越来越激动像是想要挣脱什么桎梏,Avery慢慢的抚摸她的后背,就像小时候姐妹俩在一起的时光。

Pauline揪着Avery的袖子眼神飘得很远【我守在诊所附近….跟踪他到了洗衣店….他丢下件西装….】说着指了指挂在窗口的那件痴痴的笑出声【我觉得我就是个变态…】

 

【我有件东西给你~迟到的生日礼物~我在交设计稿的时候买的】Pauline跑下床在沙发上翻找着什么。

对于爱情的狂热。Pauline就像是个“文雅的疯子”肆意而活不计后果就算是失去也会很快的重获新生,真让人羡慕~

【真漂亮~】一条银色手链上面挂着零碎的挂件,Avery把它拿在手里反复的看不由得说道。

听到赞叹Pauline笑的很开心接过手链戴在Avery的手腕上【你应该去找个什么人….谈场恋爱Frannie…】

 

The nightis shattered and blue stars shiver in the distance.
The night wind revolves in the sky and sings.


做完最后的工作Joe锁上办公室的门,准备与他的秘书小姐告别。

【Dr. Carroll又收到您的一封信~】秘书小姐皱着眉向Joe递上一封信。

信封质地有些粗糙,灰色的正面什么也没写。

Joe把信夹在随身携带的厚皮书扉页【看清楚是谁送的信么?】

秘书小姐摇了摇头【是个孩子来送的信…..问他什么也答不上来….】

【……】这并不是第一次收到信了。第一次是前几天的中午,信封黏在外卖盒的后面打电话给外卖公司对方却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第二次是昨天一早信封插在诊所大门的门缝….然后这是第三次….

【Dr. Carroll我们要不要报警?】秘书小姐有些迟疑的看着Joe表情显得十分害怕。

虽然同样作为书信事件的当事人,秘书小姐却一次都没有看过信的内容而是把信交给了Joe

Joe略微沉吟一会勾起个温柔的微笑安抚着对方【没关系~这只是一个害羞的病人开的小玩笑…..】

【可是….】

Joe伸手搭上对方的肩膀表情十分真诚【Chris~我是医生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没关系】

 

与其称它为“害羞的病人”倒不如说是一个笔友的来信或者可以说是部正在连载的小说。

回到家Joe把那本夹着信封的书丢到沙发上,他并不着急去看信,而是着手为自己准备晚餐,毕竟好故事是值得期待的。

准备妥当Joe为自己倒了杯Whisky用餐刀划开信封。

他的字迹十分随意甚至可以说是潦草,信纸上甚至还留有酒渍。

【……真没想到我还能再遇见他,真是上辈子的讨债鬼…. 哼~他以为我死了他们都以为…..

不过看到那小子吓成那样还真他妈的有趣….】并没有前两封信的抬头铺垫,这次似乎更接近真实。

【…..算他识相…..那小子这次惹得事可够大不过也都是他自己活该妈的….不过还得想办法堵上他的嘴,不过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你说是么~】

Joe读完信把它丢进了火炉,端起桌上的Whisky,你的故事越来越有趣了….

 

To becontinued


2013-08-23
 
评论
热度(4)
© TABURI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