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反派控 强迫症晚期 偏执狂 精神洁癖 炒冷饭萌冷圈综合征【慎关
微博:http://weibo.com/SebM

Once Upon a Midnight

Once Upon a Midnight

【CP: EddieX Wesley   X-men LC,AU拉郎】

 

大约是之前的那场小雨,地面上还留着些水迹。想必这对于不久前经历围殴脱力瘫坐在某个不知名巷子里的 Wesley 来说,是个颇为难过的处境。更别提雨后潮湿 “侵蚀”铁栅门散发的那股铁锈味。Wesley伸出手擦了擦黏在他嘴角的东西,噢,好吧…他大概是知道那股浓郁铁锈味的真正由来了。

【有烟么?】深沉的声音带着点沙哑,给人种温暖厚实感。

温暖?Wesley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这词真让人怀念,随即右手在上衣口袋里掏出了烟盒递给同样靠坐在地的男人。

男人接过烟盒抽出一根衔在嘴边,含糊不清又理所当然的说【火。】

Wesley忍住内心想要翻白眼的冲动,掏出上衣口袋的打火机。正准备递出时,却见对方侧着身子凑向了自己。Wesley盯了几秒正凑到他面前的这张脸,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打算给自己省点力气,滑动打火钮帮对方点燃了烟。

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离开嘴唇,接着从空气中甩掉了烟头上的火星,吐出一口烟雾又把烟盒递还给Wesley【来一根?】

Wesley接过烟盒并不打算听从对方来一根的建议,毕竟药效还没过他可不想提早进入过量死的结局。Wesley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思考起坐在他旁边的这个男人。

 

三个小时前

天色很快就阴冷下来,雨前的沉闷促使空气里躁动的因子越发不安。Wesley是第一次来到这条街上,但却不是他第一次听说这条街。凶杀,抢劫这条街总是用独特的方式占据人们的视野,甚至于登上报纸头条供给所谓的上层阶级评判消遣。
C'est la vie!Wesley扁扁嘴裹紧身上的衣服大踏步的向马路对面的一家nightclub走去。这家店的生意很好,好到还未到营业的高峰期就已是人潮涌动。刺耳的音乐模糊的灯光,弥漫着带有“危险”意味的雄性荷尔蒙…… OK ,来这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尽快卖掉手里的这批货,Wesley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顺着人群的缝隙游走。

【Hey!逃跑先生~】高亮的男声从Wesley身后的T台传来,接着一束探照灯的光线落在了他身上。Oh,come on—他可不想招惹这里的什么人,可周围的人群似乎并不想如他的意,迅速的绕成圈朝Wesley拍着手,像是恭喜他中了乐透大奖样,兴奋的催促着他上去。无奈Wesley只得转过身,一手遮着探照灯的光线,走向T台… 然后?然后他就见识到了那个叫Eddie 的男人。

 

三个小时之后

Eddie弹着手里的烟灰,修长的手指在发黄的路灯下挑起弧线,如果不是此时带上的血迹应该更为优雅。

【你听见我说话了么?】

Wesley意识过来的时候,面前正是Eddie放大的脸。用力推开Eddie后Wesley有些痛苦的扶住额头,半晌才回答道【什么?】

【你吃什么了?】Eddie皱着眉一手轻抚Wesley的背【Lce还是House ?】

背后温热的触感和熟悉的烟草味让人安心很多,Wesley揉捏着自己的额头闷声说道【第一种…】而后趁自己还没上瘾前,摆脱了Eddie抚在他背后的手,语气冷漠【我…很好…】 

但事实并不是如Wesley说的那样轻松,其实他现在糟糕透了。被威胁恐吓,还经历了一场围殴……最糟糕的是药效即将过去,之前打架时受的伤,此时几乎是翻倍袭来,更何况还有药本身头痛伴随着无力的后遗症。而后Wesley并没有仔细听Eddie说了什么,他现在只想赶快回到自己的狗窝睡一觉。睡一觉就会好的Wesley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扶着墙撑着站起来。

【你去哪?】Eddie抽完最后一口烟,顺手把烟屁股摁灭在地上。

Wesley并不打算搭话,从认识这个男人他就知道,那个家伙一旦搭话就会像块牛皮糖一样甩不掉。但就像上天一旦打算和你作对就会不达目的不罢休一样,Wesley还没走出这个巷口就迫于无奈的回头问【你跟着我干嘛?】

Eddie耸肩语气非常无辜【送你回家啊。】

【我不用你送,另外我也不是回家。】如果Wesley还有多余的力气,一定会给这人好看,可惜他现在连能否走回家都没什么信心。

【是吗?你之前在发现被跟踪后,特意饶了几圈才到这个巷子里,不是因为你家就在这附近么?】Eddie温柔的笑着,丝毫没有戳穿别人意图的愧疚感。

【oh!Sherlock,你的分析还真是精彩用我给你鼓掌么?】Wesley盯着Eddie越发刺眼的笑容,虚情假意的拍着手。

【oh!Johnny,这种多余的赞扬就不需要了。】Eddie挥挥手一副受之有愧的“谦虚”状接口道【还是让我快点带你回家,你都快站不稳了不是么?】说完蹲在Wesley面前示意他上来,用调笑的语气说着【如果你不喜欢背着的话,我可不介意抱着你哦。】

Wesley盯着蹲在自己面前的Eddie又是一阵头疼,就以目前的认知来看,如果不暂作妥协,那个家伙就一定会按照他说的做。Wesley权衡利弊后搭上Eddie的肩膀,将身体的重量转移到对方的背上。

【好了, Johnny现在能告诉你家在哪吗?】贴着Eddie的背传来的声音有些闷,但不难听出他语气里的笑意。

【Wesley,这是我的名字。】Wesley有点后悔作出让他背着自己回家这个选择,但还是给他指出了方位。

Eddie向上托了托Wesley的身体确保他不会中途掉下来。【好!Wesley我们一会就到了,你可以选择在我背上睡一会,也可以跟我聊聊天,例如你是怎么惹上那群人的?】

【……我还是睡觉吧。】

 

三天前的晚上

重复和一成不变在某些方面上并不是什么坏事。例如Wesley的这份超市仓库检货的工作。

Mandy推着一车罐装食品站在仓库门口礼貌性的敲了敲门【Wesley东西我放在门口了,真是感谢你答应帮我摆货. 要知道作为一个单亲妈妈,我真是太久没出去约会了……】

正在清查仓库的Wesley随口应付着Mandy的喋喋不休。独身带孩子的难处,神经质的超市老板,无礼的邻居.......还有自从知道他单身就自作主张的介绍姑娘……

【……说真的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Mandy在这种事上总是很有毅力“旁敲侧击”“单刀直入”无所不用其极。

【9:10分】Wesley低头记录下最后的一笔慢悠悠的说。

【什么?】

【5分钟从这走四个街区,还穿着10厘米的高跟鞋……】Wesley合上本子走到Mandy身侧【约会愉快。】接着扶着推车离开。

罐装食品的摆放区在超市的最里面,面对营业一天后被排列错乱的货物Wesley扁扁嘴,或许不该轻易答应Mandy的。

【Hey,你果然在这!我刚才看Mandy“那只鹦鹉”急急忙忙飞出去就知道你在这了。】说话的是超市里的清洁工wood ,为人不错就是偏爱给人起别称,还有点“恐女症”三天两头宣扬不能让她们爬到男人的头上。

【嗯。】

【仓鼠怎么被那只鹦鹉骑到了头上!帮她一次她就会要求的更多!女人啧啧……】Wood以一副过来人痛心疾首的语气说着,顺手帮Wesley排摆推车里的货物。

看在Wood帮忙的份上Wesley不打算对于他的别称太在意,低头整理着货架上的货物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话。

【不早了,我打算先去喝一杯回家应付管家婆,你最后锁门没问题吧。】Wood看了一下超市里的挂钟对Wesley说【最后别忘了检查一下电源,不然那只铁公鸡又该犯神经了。】

铁公鸡自然是指的他的老板,这个词源于老板和女儿的一次争吵中得来,而后在理解这词的含义后,这就成了超市里对老板私下称呼。

在送走了Wood之后,Wesley很快就整理好了货架,这个时候对于Wesley来说并不算太晚,或者可以说这才是他生意最好的时候,但今天他并不打算到街上去,毕竟今天是“正经工作日”。所以结束了超市的工作后,Wesley回到了他熟悉的街巷。

【Wesley……】熟悉的女声从Wesley家对面的巷子传来。

Wesley停下脚步有些僵硬的转过身体,顺着声源在熟悉的灯光色调下见到了原本藏在阴影里的人。

【我需要你的帮助……】

 

现今

巷子里的光线已经有些昏黄,映衬着地上的水迹泛起抹暖色。而这份静匿没持续多久就被慢悠悠的步子激起了涟漪。

【到了。】Wesley几乎是在到达的第一时间就催促着Eddie把他放下来。

【到了?】Eddie有些怀疑的问道,简单的四周张望了一圈接着说【唔…不得不说你家看起来可够cool的……呃,我是说够隐蔽。】大概是觉得刚才的用词“不太礼貌”Eddie摸着下巴稍作思考后换了措辞。

Wesley懒得跟Eddie计较关于他住所的修辞,小范围的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双腿,语气恢复到最初的冷漠【好了~非常感谢你送我回家,不见。】说完便转身向着楼内走去。

无奈的事情总是那么惊人的相似,Wesley尽量控制着自己现在的心情,让它看起来并没有“崩溃”的那么明显,转身对着那个在他刚迈出一步就又黏上的人,一字一顿的强调【谢,谢,我,已,经,到, 家,了。】

【嗯……你回家的话从刚才那个街角转弯应该更近……为什么你一定要绕远路呢?】

【……什么?】毫无边际的问题让Wesley呆了几秒,下意识的随口道【习惯。】

【习惯?】Eddie顿了顿,而后又恢复了之前理所当然的语调【有趣的习惯!好了,我没问题了我们可以走了。】

【我们?我可没说过你可以去我家。】如果不是因为身体不便,Wesley大概会很想打开Eddie的脑袋看看他是否真的少了什么结构。

【你不打算带我回家?!】Eddie惊讶的捂住嘴,下一秒又表情哀怨的揪住心口大声的控诉【my dear Wesley,你带走了我的心!甚至我的身体!但却因为那种原因不肯带我回家?!】Eddie充分的表现着自己的舞台功力,甚至还跪在了地上【哦!Wesley我为你挨打,那么痛……】虽然已经是午夜,但这样有戏剧性的桥段依旧引来不少观众,而Eddie还在继续的火上浇油【天!我感觉不到了,心痛和空虚已经慢慢吞噬了我!Wesley,honey今夜我将会死去,哦今夜……】

随着周围楼层亮起越来越多的灯光,Wesley觉得他的头疼越发严重起来。而罪魁祸首仍旧没有一点意识的继续着他的趋近白热化表演。如果说在一天之内经历威胁恐吓、围殴、受伤,药剂过量等,还不算最糟糕的一天中最精彩的部分,那么现如今摆在Wesley面前的,就是所谓的制高点了。

【闭上嘴!】Wesley伸手攥住了Eddie的领子,意料之中的轻而易举他基本没用什么力气就扯着迫使Eddie站了起来。这种明知道是骗局还是会选择上钩的结局让Wesley有些气闷,盯着面前这个一脸委屈的男人语气变得咬牙切齿【跟我来!】Eddie乖乖的闭上嘴任由对方扯着自己,而就在进入楼梯间瞬间,Eddie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得意的弧度。

 

两天前的晚上

人生如舞台。

那么,如果说台前有多光鲜亮丽,那么后台就该有多……

【我从前面就闻到了,你们早晚会把后台烧着!】Eugen刚踏进后台的化妆间就止不住的摇头,手里扇着风企图改善一下周围的环境,奈何能力过于悬殊。

【后台嘛,就应该好好放松。】随后来的Titus故意擦着Eugen的身体进来,趁他Eugen转头对着自己的时候故意在他脸上喷了一口烟。

【咳咳!Titus你早晚会得肺癌烂在街上。】Eugen烟雾呛住连忙顺了口气回击。

【这么狠啊,小心没人敢找你!】Titus听到Eugen不痛不痒的回击笑着继续调戏。【噢,对了,你着落也没事总有人照顾你的,是吧Eddie?】大概是觉得目标太弱,Titus把话题引到另一个人身上。

一旁被提名的Eddie,此时叼着烟放下手里的报纸对着Titus耸耸肩一脸的无辜。

【比起欠一屁股债的你,我自己能照顾好我自己,】Eugen暗自握拳不打算在理会Titus想要回到自己的位置。

【怎么?生气了啊?】Titus看Eugen要离开,正想要伸手抓住他就被对方甩开。

【少拿你自摸的手碰我,我可不想得性病。】Eugen对于Titus触碰反应很大,几乎是倒退了几步,而后也不等对方反应,就头也不回的钻出了后台。

【喂!你有必要嘛!】Titus对着Eugen的背影吼道。

【好了,好了。】Eddie站起来扯着Titus以免他冲出去。【小孩子别跟他一般见识。】

【呵!Eddie你少在那看戏了。这都是你的错!】Titus甩开Eddie后,环视在后台的众人语气轻蔑【假惺惺的,你们都一样!】说完也出了后台。

 

【Eddie?Eddie?】Carl站在门口伸出半个身体,见Eddie没反应又叫了一声。

【啊?】Eddie坐在化妆台前发呆,直到Carl走到他面前拿走了他快烧到手的烟才意识到后台多了一个人。

【你想什么呢?】Carl有些担忧的看着Eddie。

【没什么,我该交房租了在想经费问题。】Eddie很快就从刚才的状态里恢复过来,苦着脸对Carl继续说【你也知道我没存款……】

【……很着急我借给你好了……】还没等Carl说完Eddie就拍着他的肩打断了【太感谢你了!】

【……】

【对了,是我该上场了?】Eddie看Carl没反应好心提醒了他来的目的。而后者才想起他的任务【对,你快去!前面就要冷场了……】说完先一步跑出后台,出门看Eddie没跟出来又倒了回去【你……】

【我拿帽子,你先去。】Eddie对Carl摆摆手示意一会就到。

Carl离开后Eddie慢悠悠的在自己的衣柜翻出帽子,勾起手指搭住帽檐翻起帽子顺势戴在头上,对着镜子略微的调整了一下倾斜度。接着转身哼着调子向门口走去。就在Eddie出门的刹那,他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那个靠近角落的位置,而后抬起左手压低帽檐离开后台。

靠近角落的座位非常不起眼,桌台上也有了些灰尘。但从上面摆放的整齐物品不难看出主人是个整洁的人。唯一突兀的是原本镜子的位置被人用刀子钉了张经过剪裁报纸页,上面写着几周前的一则新闻:清晨,XXX区的巷子里发现一具男尸,死者身旁留有大量药剂,死因为吸食过量引起的心脏骤停。据调查死者是一家night club的招待,平时并无成瘾嗜好,详细情况仍在调查中。

 

现今

Wesley刚回到家就冲着客厅里唯一的沙发窝了进去,之后便一动不动的盯着他面前这位被他带回家的客人。

嗯,看起来并没外表那么糟,Eddie从进门就开始打量起房间的摆设,粗略的给Wesley的家打了一个分数后,终于是注意到了对方的视线。Eddie伸出指了指自己摆出了茫然的表情,在成功获得对方白眼后笑了笑【我帮你倒杯水吧。】

Wesley侧着脸看着那个以 “我帮你倒杯水”为借口,实则在他家里四处乱转的某人。

【wooo!】Eddie此时正拿着空玻璃杯,站在正被他“十分不小心”推开的房门口,借着客厅里的光线张望着房间里的箱子【真看不出来你的存货可不少啊,大毒枭。】

Eddie把水递给Wesley,接着拿起矮桌上的东西顺手丢到对面的沙发上,晃了晃手里色彩颇为鲜艳的粉末袋子坐在了矮桌上【这是什么?】

【毒品。】Wesley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尽量无视对方靠的太近的大腿。

【我知道是毒品,我问的是颜色。】Eddie低着头关注点依旧在手里的那包“毒品”上。

【哦,学生版。】Wesley慢悠悠的喝着水气定神闲的说道,然后小幅度的挪动着小腿。

【学生版?!】比起听到的答案Eddie更惊讶于Wesley的态度。Eddie怀疑的盯着对方表情,撕开袋子用手指蘸了一点放进嘴里,随即皱眉【糖?】

【所以是学生版。】Wesley的语气依旧是那么理所应当,接着向Eddie伸出右手。

【什么?】Eddie盯着向自己凑过来的手,白皙柔软的手掌上却被些细小的伤痕破坏了美感。

【给钱。】Wesley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Eddie,好像他说了一个不太好笑的笑话。

【多少?】

【100.】

【这么贵?】Eddie苦着脸看着Wesley为难道【你看…我还欠着房租……亲情价?】

【市场价。】Wesley摇摇头,顺手把杯子塞回Eddie手里。

Eddie顺从的接过杯子继续装可怜【我还替你挨了打……】

【我记得。】Wesley挑眉像是突然记起什么停顿了一下,看Eddie有些欣喜的脸后平淡的说【所以我让你进来了。】

【……】Eddie似乎还想做最后的挣扎,不甘心的再接再厉【这只是糖。】

【嗯,手工费。】Wesley点点头,不遗余力的碾压着对方的希望。

【……】Eddie一脸肉痛的把手伸进口袋磨磨蹭蹭的掏着,最终恋恋不舍的掏出一把零钱,数了数都给了Wesley。

Wesley接过零钱当着Eddie的面又数了一遍后满意的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尽量不去想失去“巨款”的心痛Eddie把视线从对方的口袋移开,低着头折着手里的糖袋子把它塞进了空荡的口袋,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对了,你是怎么惹上之前那帮人的?】说完顿了顿,又好似恍然大悟道【该不会是……因为你卖假货?】

【……】


2015-02-22
 
评论
热度(1)
© TABURI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