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反派控 强迫症晚期 偏执狂 精神洁癖 炒冷饭萌冷圈综合征【慎关
微博:http://weibo.com/SebM

A Clean, Well-lighted Place

A Clean, Well-lighted Place

 

简介:沉睡者借鉴AU,无良作者,三俗,恶趣味,话唠,意识流...【这好像实在说明作者属性?【滚

 

chapter 1

 

城市夜幕的来临预兆着的结束也是全新的开始,在喧嚣的车笛和朦胧的雾气里,不时闪烁的各色霓虹灯泛着淡淡的霜,灯光和越发浓重的暮色编制一扇特殊的网.....

晚上8点25分,两名青年走进一家餐厅,坐在距离大门最近却又错开正门的吧台。酒保认识他们住在附近的居民也知道他们,他们是夜晚忙碌的销售人,同样也是最凶残的人。坐在他们左侧吧台尾端是两位西装革履打扮整齐的中年男人,稍胖的白发男人手指上夹着雪茄正对着旁边的黑发男人侃侃而谈【这会花4年多的时间....他们会在选举期间做...】两人越说越兴奋谈论的声音也渐渐变大。这引起了那两名青年的注意,稍微年长的金发青年吸了口手中的香烟对着酒保问道【嘿~jerry他们在说什么】说着还随意指了指那两人。正忙碌的酒保抬起头望向吧台末尾随即道【他们在谈论共和党的政见。】金发青年转过头,意味深长的注视着还在积极讨论的两位中年男人徐徐吐出烟雾继而转了转手中的香烟【请那两人喝酒,算我账上...】并特地叮嘱酒保【告诉他们这里不欢迎共和党,如果不改变立场就改变话题。】酒保听后走到吧台末尾送上两杯酒【那两位男士请你们喝酒,但有个条件...】然后压低了音量【你们知道,规矩不谈宗教政治,懂我的意思么?】两位中年男士皱了皱眉向望向右侧,些许点点头举杯示意。金发青年也点了点头,同样举杯示意并一口喝尽,然后拍了拍身边的黑发青年【帮我点东西,我要去厕所。】说完叼着香烟起身向餐厅内侧走去。走到内侧,他无意间瞥过坐在靠窗正在用餐的男子逐渐放缓脚步。大概是感受到金发青年粘人的视线,男子抬头打量着金发青年随即摊手道【有什么事么,chief?】金发青年依旧紧紧的盯着他,直到听到他的问题才回过神【现在没有...】点头示意又补上一句【好好享受餐点。】男子一脸莫名的瞥了他一眼低头继续用餐,而金发青年并没有停止对他的注视,好像再反复确认什么.....

 

许久,金发男子从洗手间出来,并没有耽搁直奔座位,接着扶上同行黑发青年的胳膊【看看坐在里面那桌,仔细看。】黑发青年侧头远望面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MF!】回头看向身边的金发青年,两人互使了个眼色,金发青年再次站起身向里屋走去,身后的黑发青年碾灭剩下的烟蒂跟了上去。两人走到内侧隐蔽的拐角处,近距离再次确认【就是他!】黑发青年撇了撇嘴,身旁的金发青年面色沉重的转头【真他妈的开玩笑!】而黑发青年却是一脸的兴奋【bingo!】接着侧身而过走到还在用餐的男子面前自说自话起来【this is amazing!】然后拉过椅子不管是否得到同意,反向跨坐胳膊搭在椅子背上一脸堆笑,而后来的金发男子则拉过椅子坐在一旁。正在用餐的男子显然被这两位的不请自来冒犯到了,口气不善的质问【你们他妈的是谁?谁请你们坐下来的!】一脸堆笑的黑发青年反口道【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不是SeanNokes~】被点名的男子有些吃惊忙靠向椅背拉开距离,拿起一杯啤酒喝了一口【我问最后一次,你们他妈的想干什么?】黑发青年听到答案脸上的笑容反而越发明媚【默认了~】笑着用手肘杵了一下自坐下就没开口说话的金发青年。金发青年将手伸到桌布的阴影下,拿着枪敲了敲Sean的大腿,顺势抵住他的侧腰用再平淡不过的声音说道【我是john他是tommy,我们老板想见你,你最好跟我们走一趟.....】

 

夜间10点43分,两名男子驱车停放在城郊被树木围绕的别墅附近,高耸的别墅借着月光只能窥得其表...

sean被名叫tommy黑发青年带下车解开头套【就是这里~】tommy声音里透着雀跃就算不看就也知道青年脸上的笑容,但对于sean来说却是说不出的讽刺,自wilkinson那次之后便诸事不顺,否则也不会沦落到帮人看钞票昼夜颠倒去个烂餐厅吃饭还被抓的份上,这还真他妈的有意思...【嘿!想什么~还不快走?】tommy看着若有所思的sean皱了皱眉催促着推了一把。彼时,走在前面的金发青年已经将厚重铁门打开,黑暗中烟头发出忽明忽暗的光。

黑色大理石铺砌的地板,木质细雕的楼梯,于此主人的品味可见一斑...可惜sean却没心情看什么家具,他一直在考量究竟是谁要如此费事见他...在路上他也曾不止一次询问但都被一句到了就知道打发。房间内的光线并不像客厅和走廊那么明亮,长桌和沙发摆放在壁炉前的柔软地毯上,壁炉内燃烧着些许木炭不时炸出噼啪的火花。沙发上的人自sean进门便微笑着站起身【好久不见,sean~】然后点头示意松绑【请坐~】sean坐在沙发上,脑中快速过滤着是否认识那人的信息,然而从他做工考究的西装衬衣和随意丢弃在沙发上的昂贵领带答案必然是否定的,sean放缓口气【我能为您做什么么?】那人听后表情有些失望【我以为你会很高兴见到我,我想我错了…】沙哑性感的迷人英腔说出这样话想必会让许多女人为之倾倒,而sean对于那人熟络的轻佻皱了皱眉,那人站起身踱步从吧台倒了两杯 Whiskey 放在桌子上【慢慢想...】说着把其中一杯推向sean【你会想起来的…】sean眼神游离在那人的表情和面前的酒杯之间刚想开口说什么却被那人打断【你知道么...我以为你会混得好一点,受过训练,经验丰富,给别人看钞票,真是浪费人才…】被那人踩到痛脚的sean语气变得不耐【你他妈的是谁!把我带到这里随意查我,有钱人的游戏么!】那人对于sean的回答并不在意摇了摇头【JoeCarroll....】sean盯着joe的表情试图让名字和现如今面前的人联系起来【....哈...没错...时隔很久了....哈...so,你最近好么?】sean扯了扯嘴角断断续续说着像是掩饰遗忘的的尴尬,也像是逃避什么。【不错~】joe点了点头,像许久未见的老友那样的寒暄起来。sean拿起摆在面前的Whiskey慢悠悠的喝完【so...你想怎么样?】。【说实话sean...你曾经给我那么多难以忘怀回忆...难忘到死亡才能使他终结的地步...】说着joe勾起嘴角拿着酒瓶伸手为sean续酒,琥珀色的酒液顺着瓶口慢慢滑进杯底。sean注视着逐渐满盈的杯子吞了吞口水【你..你当时就是个小瘪三,不合群的胆小鬼,是我训练你让你坚强...】【那么我真该感谢你sean...毕竟当时的我是那么不堪一击是么?】joe打断了sean的胡扯站起身。见到joe站起身sean立刻变得急切【你想干什么?杀人是犯法的!你不能那么做!你也不能去告我,你没有证据而且像你这样的人一定不希望让别人知道那些....啊!】腹部的猛击使得他闭上了嘴【还真是感谢你提醒我....而且很快你就知道什么才是游戏...】说着joe拿起壁炉边的火剪向sean挥去。

 

通风窗投进来的狭小光源只能在这间数丈见方的室内留下些许微光,微弱的光亮永远照不清眼前的阴暗,正如人外表的光鲜永远照不清内心的中的阴暗...

自从被丢进这个房间sean一直缩在墙角,到不是身上的伤有多痛而是比受伤更恶心的事情。摄像头一直处于工作状态,冰冷的机器严格的执行着它的使命。一举一动被监视再加上几天没进食,饥饿感和疲惫让sean处于半睡半醒的浑噩状态。生锈门链与门锁摩擦出刺耳的尖叫,门开启的声响使原本安静的空气变的躁动起来,直到不知是谁的声音响起【老板要见你。】

室内的黑暗与外界的光明的强烈反差让sean只得眯起眼睛,还未完全适光线的变化就被外力压进水里,呛水后sean剧烈挣扎起来,片刻压力消失被身后的人反剪拉离水面,从刚才开始就站在旁边发号施令的人拿着剪刀毫不留情的剪起sean半长的头发,接着把一条毛巾扔到sean脸上【自己洗吧...】然后示意sean身后的人放手【还有老板不喜欢迟到,别磨蹭!】说完转身带其余人离开....

 

房间十分明亮几乎没有什么布置床、沙发、桌子仅此而已...而且这会儿正值中午阳光充足,透过窗户能看见室外飘渺的树影....

整理干净的sean被两人催促着带进房间,joe点着烟翘腿坐在靠窗的单人沙发上看着窗外,对于sean的到来并没什么反应,这时sean身后的青年突然猛推了一把将sean推到在地,joe似乎才回过神,垂下眼帘俯视趴在地上的sean幽幽开口【a blow job。】那充满黑暗力量的嗓音说出了一句久违的话。一时间sean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力出现了问题,但须臾便又扯着嘴角苦笑起来果然是这样...看sean久久未动站在旁边青年耐不住性子上前扯住他的头发逼迫他抬起头【笑什么笑!没听懂老板说什么么!还不快照做!】然后甩开揪住sean头发的手,站起身在sean侧腹补了一脚。sean还未从侧腹的疼痛中缓过来,但是迫于这种情况只得接受。【爬过来】低沉的恶魔之音再次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着腿弯处的一击,使得sean再次趴回原处,

 

疼痛加倍消磨了饱受饥饿后身体上的力气,sean趴在地上久不能动。【听见没有快着点!磨蹭什么!】身后的青年高声咆哮【皮痒还想挨打么!】说着做势抬起脚想要踩在sean的腿弯处。【等…等等…】sean费力支起上身,好像每个动作都是那么艰难然后认命似的向前爬,joe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并没有任何表示授意之欲不言而谕。sean爬到joe面前,伸手想要解开joe的腰带【用嘴】低沉的声音让原本快要触及到腰带的手微颤着硬生生僵在原地,压住内心翻涌的厌恶感sean缓缓收回手闭上眼睛凑上去叼住裤链,安静的房间内拉锁的刺啦声格外明显。sean用牙齿叼住内裤的边脚使劲向下扯,来回几次并没有太大的效果,sean抬起头偷瞄joe的表情正巧碰上对方看自己冰凉的视线,sean吞了吞口水继而直起上身示意光凭嘴巴是根本不可能的,而却是joe一副自己想办法解决的淡然表情。sean正想开口说什么却被背后的一脚踢倒在joe大腿一侧脸正巧枕在joe的跨间,sean被异常热度的气息吓了一跳连忙直起身体,却不想刚才踢来的一脚如今正压在他的背上一动不动。【想去哪!】青年恶狠狠的说【你…】话未说完就被joe逐渐冷峻的表情打断,自知话多的青年讪讪的站回到原地。一瞬背后力量松懈sean连忙直起身【用手吧】joe徐徐吐出一口烟雾捻灭最后的烟蒂淡然道。sean扁扁嘴低咒着伸手解开joe腰带褪下内裤,当对方的性器完全暴露在眼前的时候sean才真正犹豫起来,抬头偷瞄了joe的表情继而扭头看了看身后的两人,sean咬了咬嘴唇叹了口气认命的扶起还处于疲软状态的阴茎闭上眼睛张嘴含下。虽说sean这方面经验不少,但是仅限于被招待的位置,除了简单的上下律动之外可算是毫无技巧可言~joe迷起眼睛盯着在他胯间忙碌的sean开口道【虽没报希望你有什么长进~但你也是30好几的人,我很好奇这么多年你都在干什么…】平平淡淡的口气好似旧友谈心,但身处于尴尬位置的sean听起来就格外刺耳,而joe从头到尾都好像都是个看戏的旁外人。再也压制不住愤怒和屈辱的sean偷偷运起牙齿想要奋力咬下,却被踢中腹部,一时间剧烈的疼痛使sean条件反射张大了嘴巴,紧接着来自颈部的压力迫使他向下压去【唔!!!】原本在口中的凶器长驱直入到达喉咙深处,异物深入的不适感引起sean剧烈的干呕,然而施力的手并不想简单的放过他仍旧继续使得凶器前进,喉间的腥甜味溢满口腔,巨大的窒息感和简单的求生意志使得sean不顾是否挨打撑起双手反抗,企图摆脱来自后颈的桎梏,身体的虚弱和窒息感使得反抗变得可笑起来屈辱的眼泪不争气的流出眼眶,而居于上位的joe却勾起嘴角露出今天第一个微笑。

 

反抗越发无力的sean逐渐放弃抗争,窒息感慢慢吞噬他的意识,就在近乎昏厥的时候joe却好心的踢开sean,突然得到解放的sean本能的大口呼吸,薄凉的空气猛烈的涌进像刀子折磨着受伤的喉咙,使得sean剧烈的干咳起来。许久得不到空气的肺部因为突如其来的恩赐感到针刺般的疼痛,当呼吸变得疼痛求生变得可笑,sean只得无力的侧躺在地板上时而发出撕裂般的咳声。joe抬起左手扶上压不住微笑的嘴角慢慢摩擦【oh~so sad seanny~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提高一下你的技术…】平淡的语气中透着些许愉悦却不容忽视【well~你也累了好好休息】说着伸手着拍了拍躺在地上的sean,挥挥示意带人离开~

To be continued

 

chapter 2

 

富丽堂皇的大厅顶部悬挂着水晶制作的精致吊灯,灯上微微颤动的水晶挂饰配合着优美轻快的圆舞曲发出温润的光泽,四周低垂的天鹅绒蓝色帷幔随着微风轻轻摆动,一群艳妆少女合着拍子在暗淡温柔的光线中妙曼舞动,像是无数道交织在一起的影虹,给人一种迷离恍惚之感。周围的人们或三两闲聊或举杯共饮享受短暂的放纵和惬意....

【不得不说joe~这可不是个谈生意的好地方啊~~~】正在说话的男人勾着一位身着华服的少女拖着微醉的长音调笑道。坐在对面的joe微笑着轻摇手中的酒杯【所以说我们今天不谈生意~好好享受这难得的一夜如何?】【这可不行~上面的任务我还是要完成的...】男人听后一脸不舍的推开身边的少女从黑色的皮包中拿出一份文件推向joe【这是那批货的文件...您看...】说着眼睛紧盯着对面的joe生怕错过什么。joe垂下眼帘伸出一只手简单的翻阅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即刻恢复了刚才的微笑【okay~】,男人听后长舒了一口气,继而向后仰躺在沙发上勾着身旁少女的腰【那可就这么说定了~】joe噙着微笑摊了摊手接过身后的人递上的笔在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看看了手腕上的表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明天还有个会议我就先告辞了~】男子看joe起身要走连忙也站起身【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挽留了~哈哈合作愉快】说着向joe伸出双臂。joe笑着皱了皱眉一脸无奈的回抱那人,男子原本的笑容在和joe接触后瞬间转为震惊,连忙推开joe自己却因为惯性向后倒在沙发上,扶着自己胸口的刀伤眼里充满不敢相信的直到渐渐没有了神采。身旁的少女看到这一幕刚想发出尖叫就被身后的人捂住嘴巴,joe弯下腰凑上少女的耳朵低声呢喃【做个乖乖的姑娘~】说着掏出一把钞票塞进少女的衣服里,轻吻少女的眼角把刀子送进了少女的喉咙。joe站起身把刀子递给身边的青年系上西装的外扣缓步走出俱乐部。

 

傍晚7点34分一辆黑色轿车开离城市行驶在郊区公路上。坐在车前排左侧的黑发青年按下车窗风徐徐吹进来,不同于城市空气的那种混合气息,城郊的空气显得温和凉薄。tommy抬头看着渐暗的天色从上衣口袋掏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根叼在嘴边点燃后塞给坐在旁边开车的金发青年接着把烟盒递给坐在后排望着窗外出神的joe【老板?】joe摇了摇头继续看向窗外。tommy收回香烟好奇问道【老板在想什么?】【某人】joe听到问题转过头勾起嘴角道。tommy撇了撇嘴对于得到这样答案有些失望于是转换话题【说起某人.....那边的明知道这样的价格根本不可能还找个傻瓜来谈啧啧...】看他一脸不解joe笑着摇了摇头【那是见面礼~】tommy听到这样的答案越发困惑刚想开口追问却听到身旁john的声音【到了,老板~】joe对着tommy慰藉的笑了笑推开车门【对了~给nigel说我准备宴请故人....】

 

室内的灯光十分明亮,就算已是夜间时分巨大吊灯发出的光线也足以照亮房间的每个角落。房间内侧的浴室传来阵阵水声,让安静中透着丝丝紧张。

不同于上次,sean再次被推入这个房间时身后的房门随即被关闭,sean试着推了推大门无果后只好无奈的四下观察起室内的摆设,比起上次几乎空旷的室内新添的长方形餐桌显得格外扎眼。【hello~sean~】joe穿着睡衣从浴室走出来【别站着,坐~】joe说着扯过搭在餐椅背上的浴巾擦起还在滴水的头发。sean拉开餐椅安静的坐到远离joe的位置,低着头时而偷瞄joe的情况。joe把用过的浴巾随意的丢在沙发上,继而走到床边拉响床边的摇铃。须臾,门被从外打开推着餐车的青年熟练的摆好食物和餐具躬身示意后退出房间。【饿了吧~吃饭~】joe度步来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到sean的对面【selina做的肋排非常好吃~尝尝~】joe温柔的笑着把盛放肋排的盘子推向sean。sean看看面前的食物又看了看对面的joe演了咽口水【你想怎么样?】因为许久不曾说话低哑声音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就是吃饭而已....】joe一副被怀疑的失望表情继而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都怪我~你很久没吃饭不应该吃太油腻的...】说着站起身把蔬菜沙拉夹到sean面前的餐盘。sean盯着面前被装满的餐盘久久不语,须臾抬头盯着站在身边一脸探究的joe咬咬牙狠声道【你他妈的...】话未说完就被一个巴掌打断。joe垂下眼帘俯视着抚着脸的sean撇了撇嘴【既然你不饿那就等我吃完...】随即回到座位拿起餐具自顾自的享用面前的美食,刀叉与餐盘的摩擦声回荡在安静的室内。比起疼痛内心的屈辱更难以让人忍受,sean盯着对面用餐的joe的眼神越发冷厉狠毒,但是没多久sean就开始为刚才的事情后悔起来,食物的香气刺激着脆弱的反射神经,胃部急需进食的绞痛感使得sean只能用力按住胃部才能得到些许缓解,彼时对面的joe却是一脸好笑的看着sean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餐巾沾擦嘴角走到床边对着sean招招手【过来~】sean不甘站起身离席时隐蔽的顺走桌上的餐刀小心的掩在手心与袖口之间直起背缓步走进狠狠的盯着面前的Joe【跪下,把头抬起来~】joe勾勾嘴角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面前的sean,伸手抚上他刚才被打过的侧脸,拇指缓缓摩挲对方的嘴角一脸无奈的道【要守规矩知道么~不守规矩就会付出代价~我知道这对你很难不过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sean偷偷攥紧手中的餐刀咬着牙点点头。joe微笑着拍了拍sean的脸坐到床边道【很好~那就开始吧~】sean低下头用嘴扯开joe的睡衣腰带,顺从地张开嘴忍住异物进入喉咙的不适将对方的阴茎吞入口中。他的口腔又湿又热,喉部肌肉的紧缩包裹joe的顶端,sean努力管好自己的牙齿不碰到对方摆动着头部上下律动,他的舌头行动造成了些许阻碍,唾液自他口中沿着下巴流下。虽然那微微红肿的唇张到极致以迎合joe的阴茎看上去非常火辣,但是除此之外这样的口技依旧很烂。joe轻笑着注视在自己胯间忙碌的sean,伸出手轻抚上他的脖子。由于上次不怎么愉快的体验,sean因为这一举动瞬间僵住抬头看向joe。【吮吸我~】joe勾起嘴角抚在sean脖子上的手微微施力,把他的脸埋进自己胯间,直到sean笨拙地尝试吮吸他。joe眯起眼呻吟着,松开他的钳制,改为抓着sean的肩膀让自己重新重重撞进去,迫使那紧致的喉咙为他再打开多一点。巨大的阴茎毫不留情在口腔进出,sean脸上露出些许痛苦的表情伸手推拒joe的大腿,而后又像是放弃一般无力的抓着对方的衣摆。Joe眯起眼睛看着sean因口中的异物而被呛出的泪水勾起嘴角伸出脚抵在他的跨间坏心的上下推挤敏感的器官。【唔!】sean不禁喘息,气息丝丝地从红肿的唇喷道joe的胯间使得他口中的凶器涨的更大。而joe抵在sean胯间的脚越发用力sean颤抖着发出呜咽,藏有餐刀的手向joe后腰后抓去。就在即将接近目标的时候,joe钳住他的手腕向外用力一掰随着骨骼断裂的声音sean惨叫着任刀子从手中滑落。joe捡起地上的餐刀一脸遗憾的悠然道【真可惜不是么~不过我们说好的不守规矩就得受罚~】剧烈的疼痛使得sean握着手腕颤抖着跪坐在地眼睛盯着地板,许久才哆嗦道【你...你不会想这么做的...】joe摇了摇头抓住sean受伤的手腕将他反剪压在床上,无视对方的惨叫解下自己的腰带把sean的双手反绑在身后,拉下他的裤链并把裤子扒下来,摁住sean挣扎的身体将自己的阴茎抵在对方光裸的臀部【你猜我现在想干什么?嗯?】被身后硬物顶住的瞬间sean停止了无谓挣扎,努力忍住身体的颤抖恨声道【你他妈的不得好死!】joe把他推向枕头,常年不见光的臀部毫无遮掩,脆弱地翘起暴露于空气中【哦~那倒要试试看~】接着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索出润滑剂,无视sean的咒骂粗暴的分开他的臀瓣把润滑剂倒向股沟。冰凉的润滑剂顺着股沟向下滑去,粘稠恶心的触感使得sean浑身颤抖。joe按着sean的肩膀挤出尽量多的润滑剂,塞进一根手指粗鲁的刮搔着柔软的内壁逐渐增加手指。简单的随意扩张几下后,joe把大量的润滑剂倒在自己的阴茎上,跪在sean身后分开他的双腿大地撞进他体内。【啊!!】身体瞬间被硬物贯穿的疼痛迫使sean仰起头尖叫,本能使得sean想要急切的逃离疼痛,但由于双手被缚身后,裤子堆在脚踝的位置,只能奋力的扭动身体向前移动,但是没离开多远就又被joe抓住脚踝扯了回去。joe皱着眉伸手揪住sean的头发,把他的脸按回枕头上毫不留情的全力戳刺,太紧了,甬道的肌肉不断推挤抗拒着异物的入侵。身体被撕开的疼痛和身体的束缚,使得sean只能无力闷在枕头里发出呜咽。sean体内触感如天鹅绒般柔软,由于强行进入脆弱的内壁流出温热的血液,使joe进出甬道的动作更加顺畅。当腹部底下升起一股热流扩散至血液中时,joe在sean体内粗暴地加快速度无情的戳刺后释放出来。joe故意放慢动作抽出阴茎注视着自己刚刚占有过的伤痕累累仍在抽搐的穴口,勾起嘴角简单清理了一下粘在自己阴茎上面的血迹,披上睡衣翻身下床。在沙发上翻找一阵后关上灯回到床边,灯光骤然暗下感觉越发敏感起来,sean依旧保持着方才的样子一动不动的趴伏在床上,joe伸出手触到sean的手腕时原本毫无反应的人微微轻颤,细微的动作却难以忽略,joe温柔的解开束缚把他翻过来。sean脸上布满泪痕,唇瓣因为疼痛而留下的齿痕在苍白的脸上显得非常可怜。joe伸出手轻轻的擦拭他脸上的泪痕,拿出刚才翻找出来的皮质项圈戴在sean的脖子上,倾身吻上被他自己虐待的干燥嘴唇让它恢复了一点湿润,顺着下巴舔上他的耳朵轻声呢喃,黑暗中蓝色的眸子恍然睁大眼中似是惊恐似是绝望【 Happy birthday! sean~】

 

时间已就近午夜,与白天尽是尘埃空气不同夜间露水与泥土混合的香气弥漫在别墅外围,雾气模糊了月光,在树叶的阴影里闪烁着零星的火光。


2015-02-22
 
评论
热度(1)
© TABURI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