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反派控 强迫症晚期 偏执狂 精神洁癖 炒冷饭萌冷圈综合征【慎关
微博:http://weibo.com/SebM

第一章

不是没有名字

名字会在完结的时候写上

怀念我以前萌过的西皮吧!

在为他们写点什么虽然估计是沉船一艘了_(:з」∠)_

预计上中下但不知道会不会爆字数,希望我能完结......

评论推一波我当年剪的视频233333其实和这文半毛钱关系没有【喂】

感谢替我捉虫的姑娘!修改重发



第一章

 

 "Logan"

  白噪音渐响,身下的床单柔软的有种让人要磨蹭想法……于是便这么做了,温暖贴合瞬间就抓住了全部触感,拉扯着清醒意识挣扎的越陷越深。突兀的……有些琥珀中调葡萄柚的气息,等等这是夜茉莉……夜茉莉?高频的沙沙声震动摩擦着空气,感觉快要窒息。 
  " Logan!" 
  骤然的光线刺激着感光细胞,让周围趋近于蒙太奇。 
  " Logan,你还好吗?"Raven担忧的望着我,眼里是些说不上来的东西。 
 "我,很好,到时间了吗?"头晕像宿醉我深吸了一口气但没有酸涩酒气。"我睡了多久?" 
  Raven的手试图搭在我肩上又缩了回去,"3个小时,时间还早你可以在睡一会,你在做噩梦所以我……" 
 "是吗?我总是做噩梦。"部队的生涯是这样的,荒芜的沙漠、蒸腾的热气、冰冷的枪支、在痛苦中艰难度日,只是为了一个无奈以及无益理由。一个人,他不会永远拥有什么,在战争面前,我们都失去了所有。 
  " Logan?你又在发呆了。" 
  "是的,我该起来收拾一下了。" 
 
 "I 'm sorry for your lost, Logan." 
 "I'm so sorry." 
 " Logan,I'm…" 
  频繁的握手拥抱慰问,一切你能够想到的,像是在拿标尺衡量着合乎某种标准。 
  葬礼变得很漫长,期间我被要求上台去讲话。说实话我觉得我搞砸了,就像我一直那样,我发誓我打过草稿,但是看着那些眼睛我最后只说出了几句感谢地话,突然之间不想跟别人分享你,虽然我已经永远的失去了。 
 
  第二天我就恢复了工作,人们总是惊奇于不合乎"标准"的行为,但是谁也不知道标准是从哪里来的。 
  "Dude,你今天不该来的。" Wade 毫不在意侵入了我的私人空间,几乎是贴在我的耳朵上。" 他们都觉得你可能有问题了。" wade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 Wade,你靠的太近了。"我往后移动,准确的将椅子滚轮平移到隔间边缘贴脚线上。看,我也在合乎标准了。 
  " sorry, dude…你要知道…" 
  很好,这下wade坐到我桌子上了。 
  我不知道这对话是怎么结束的,等我有意识跟wade说什么的时候,办公室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时间指示已经到了中午,我原本以为我的时间会从那个电话后变得漫长,但事实上什么都没有变化…没来由的我开始感到一阵恐慌。 
  往后的日子,我开始怀疑我是否获得了某种超能力。因为我时常能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准确的说是别人的。比如说wade,他在工作时间就会变得很慢,而晚上去酒吧特别是跟姑娘调笑时他的时钟就转的飞快。哦,是的,对,我跟wade去酒吧了。然后呢,我又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Logan先生。"这是我的邻居,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我是您的邻居Warren。" 
  "哦,你好。" 
  "抱歉现在才联系你,你留的电话没有人接…"…那是…chuck…"而且你今天也没回家。" 
  我…现在住在旅馆。"我最近有些忙,有什么事吗?"酒吧音乐太吵了我的耳朵有些嗡鸣,信号也不算太好听上去很嘈杂。 
  "有些事故…你的花园…" 
  "什么?"我跑出了酒吧,外面的风很大新闻上说是什么飓风导致的暴风雨前兆。 
  " Logan,你能听到吗?" 
  "是的,我能听到,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暴风吹倒的红杉树压坏了你家花园的墙…" 
 
  "就猜到你在这里。"我的吻落在chuck的脸颊,然后瘫坐在长椅上。chuck轻笑着顺势靠在我的肩头。月光透过玻璃墙将树影落在我们之间,而我们几乎是同时聊起了那棵红杉。 
  "明天我得去问问社区,把着棵树移走。"我的胳膊环过chuck的背搭在他的手背。 
  Chuck有些惊讶转头的,幅度让我担心他后脑的头发会被揉的翘起"为什么?" 
  "你不觉得它挡住月亮了吗?"我忍不住伸手理顺他脑后的头发。他在月光下变得朦胧,触感从指尖传来柔软,温暖…恍惚间,我从清晨的微光中醒来,手心里有些什么不安挪动着,指尖是心跳的触感。一只破壳未久的雏鸟窝在我的胸口,啾啾的叫着。 
 
  "你知道树上有窝鸟吗?" chuck枕在我的颈窝伸出手指着那棵红杉"就在大约那个位置。" 

 

第一章 完


 





2018-02-17
 
评论(3)
热度(6)
© TABURISS | Powered by LOFTER